高杉

包商银行被接管,金融供给侧改革开始真刀真枪

2019-05-27 09:00:21

有关包商银行被最接管的最新消息是:接管前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5000万元以上的由接管组和债权人平等协商,依法保障。如果仅看公司披露的较同业资产和负债,这并不意味着同业可能不再刚兑。这次中等规模的暴雷,并不会引发恐慌和同业挤兑。

银行终于出事了!!

“明天系”金融版图的银行板块包商银行已经两年未出年报,因“公司出现严重信用风险”,上周五(5月24日)央行和银保监会宣布对其实行接管,期限一年,由建设银行托管相关业务。

1

包商银行曾经是资本市场上“明天系”中的重要一员。鼎盛时期,“明天系”掌握两家城商行,参股九家银行,控股两家保险公司,以及恒泰证券、太平洋证券为首的多家券商,再加上信托,俨然全牌照的金融巨头。

然而,在“去杠杆”和“金融供给侧”的大背景下,类似“明天系”的庞然大局纷纷断臂求生。有媒体去年10月报道,在“一参一控”的监管模式下,“明天系”内除了哈尔滨银行外的银行股权都将出清。

抛开肖jh个人是否在金融版图里辗转腾挪、转移资产不说,单纯从包商银行被托管一事看,既反映了经济下行的环境下,各行业发展出现了强弱分化,银行业也有供给侧改革的时代需要。更反映了经历野蛮生长之后,地方城商行的生存之殇。

2

银行的盈利模式很简单,存款构成主要负债,信贷等生息资产构成主要资产,息差是最原始的利润来源。

随着监管层不断严格设定银行各业务的风险资本占用,多数银行朝零售银行方向发展,除了信贷之外,还努力发展结算、汇兑、投资理财等业务。

于是,银行收入演变成为:

净利息收入

非利息收入:主要靠各种手续费、交易账户收入等。

由于银行天然具备杠杆属性,总资产一般10-15倍于资本金,坏账是其首要风险,银监会要求拨备覆盖率不得低于150%。

2010年以来,各地涌现很多城市商业银行,其经营的主要特点是借助区域优势,吸收低廉的存款,结合当地的产业特色开展贷款业务。

在“影子银行”盛行的2011-2013年,诸多城商行以做大总资产为优先目标,快速膨胀其同业买入返售业务,在银监127号文(2014年5月一行三会和外管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纷纷瘦身,较为极端的银行总资产下降一半之巨!

从上市的城商行看,区域优势明显,资产质量好,利差稳定,风险把控最佳的是宁波银行,其他如北京银行以科技企业小微贷款为特色,贵阳银行则抓住省内发展的快车道……

3

来看包商银行,城商行本该有的存款优势(如常熟银行、张家港行)在公司身上毫无体现。根据2016年年报,公司的存款结构里活期仅占24.3%,定期存款占40.44%,而成本更高的协议存款占18%,其余为同业拆借融入。没有强大、低成本的存款做支撑,使得公司输在起跑线上。

再看生息资产业务,由于存款成本高,公司只能扩大高利差业务来提振盈利,高利息的无非是个人经营贷款和小微企业贷款,公司个人经营贷款发放占总贷款20%。

抵押方式上,信用贷款占16.35%,保证贷款占27.26%,抵押贷款的比例偏低。这都让公司抗风险能力和资产质量大打折扣。

根据年报,2015年至2017年半年度,公司的利差下降170BP,降价速度之快超过同业。2017年半年度就已经显示出公司净利息收入下降,而另一方面买入返售资产却逆大势而疯狂上涨,从2015年的34亿增长到2017年半年度的655亿。

资产质量方面,包商银行2011年至2016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45%、0.87%、1.00%、1.37%、1.41%和1.68%,已连续5年上涨。公司关注类贷款比例从2.43上升到2.91甚至更多,而上市银行平均为2.74%,其中股份行是2.54%。

年报显示,公司不良认定和计提拨备上政策都较为宽松,2016年贷款1565亿,预期90天及以上的贷款达73.74亿,其中不良贷款认定26亿,却只计提14.56亿坏账损失。而同样的城商行,当期的不良计提均超过实际不良贷款发生额,体现出很强的审慎性。

此外,包商银行的经营效率偏低,成本收入比为41.13%,高于资产规模近似的贵阳银行,后者仅为26%。人均利润看,包商银行2016年末7679人,人均利润不及最末尾的上市城商行。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包商银行没有披露2017年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于2018年7月10日发布公告称,延迟披露《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与相关债项2018年度跟踪评级报告》。

而早在2017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中,大公国际就表示,预计未来1~2年,包商银行经营发展面临一定挑战,未来信用状况存在下降风险。

可见,一系列端倪都显示包商银行存在比较大的问题。

通过最后一次包商银行的信息披露看,我们怀疑其主要监管指标是通过改变不良认定,不良资产出表等会计调节的方式勉强满足监管要求,可能严格认定后其部分监管指标已经低于监管要求,包商银行仅在2015年发行65亿利率4.8%的5+5年次级债,而一级资本只能靠利润填充,在经营利润滑坡之际,公司的总资产扩张之路走到尽头。

4

我们此前研读了《美国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银行危机研究》,其实美国银行业从简单的利差经营,到复杂的同业、表外业务扩张,到1980年代储贷危机下的小银行倒逼潮,都是一轮轮经济周期洗礼和监管博弈的写照。

美国1970年开始利率市场化;

到1986年4月,管理当局设定存款利率上限的权力到期,标志着利率市场化的完成;

1979年到1982年美国银行业也是疯狂追逐“影子银行”,出现多次期现倒挂;

1988年的房地产泡沫破裂曾让1/3的储贷机构倒闭,1600多家由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承保的银行关闭或接受FDIC的资金援助,远超过了1930年联邦存款保险制度建立以来的数量。

美国银行业经历过的周期,我国银行业大多数也经历过,只不过这次金融供给侧改革是真刀真枪。

目前看,包商银行业务被建设银行托管,个人存款和理财业务等不受影响。不过有市场人士分析,这个事件可能会使得银行业监管升级,并引发市场短期对信用风险的担忧。

而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的处理,在最新公布的央行、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就接管包商银行问题答记者问时提到:5000万元(含)以下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本息全额保障;5000万元以上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由接管组和债权人平等协商,依法保障。

这意味着同业负债可能不再刚兑!

我们认为,在经济环境不佳的环境下,生存能力差、风控欠缺的中小银行势必会重蹈包商银行的覆辙,银行资产扩张、数量扩大的路已经走到拐角,迎接我们的将是一个分化明显,靠核心竞争力吃饭的银行竞争时期,而A股中已经被证明独到经营模式和盈利能力的优质银行股迟早会被市场赋予估值溢价。

首页
草根研报
大家研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