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杉

撬动大盘的支点不期而遇

2019-06-11 22:00:30

有人说A股从来不缺资金,缺的是信心和赚钱效应。眼看6月以来北向资金不断流入,市场却一片死水,市场正在等一个撬动它的支点。在指数产生大级别底背离之际,撬动市场的支点来了!

于是,我们看到今天股市放量大涨,相关个股上涨激活了人气,持股的投资者终于有了笑脸。

1

下半年加码基建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及项目配套融资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支持做好专项债券项目融资工作,精准聚焦重点领域和重大项目,允许将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资本金等。”

上述提到的重点领域和重大项目,主要是国家重点支持的铁路、国家高速公路和支持推进国家重大战略的地方高速公路、供电、供气项目,在评估项目收益偿还专项债券本息后专项收入具备融资条件的,允许将部分专项债券作为一定比例的项目资本金,但不得超越项目收益实际水平过度融资。也就是积极鼓励金融机构提供配套融资。

《通知》的主要目的是加大逆周期调节,更好地发挥专项债作用,增加有效投资和稳定总需求。当然,这次专项债的隐性债务控制原则依然延续的是“开前门、堵后门”以及“终身问责、倒查责任”这两条隐性债务控制原则。财政去年就已明确,地方政府是可以有限举债,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的。

而根据华创证券分析,专项债中可用于基建部分资金约2000亿至4000亿左右,可增加资本金约1000-2000亿,可以放大4-7倍杠杆,额外拉动基建投资2.2个百分点至7个百分点左右。

再附一张华泰证券对专项债政策变化前后基建弹性测算。

2

中国还有较大发展基建空间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困惑,这不是在“去杠杆”吗,怎么又可以发债回到“老三样”上了?其实要换个角度看待问题。

我们的近邻日本,大家去旅游都在享受日本几乎发达到繁冗的基础设施,尤其是公共交通系统。自1978年新干线建设以来,到广场协议签订后,日本泡沫经济破裂,政府每年都会增加公共开支、扩大基建投资:

一方面用政府购买的方式增加企业收入,修复资产负债表,等待私人投资回升;

一方面,在外需受阻情况下,可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

日本公共投资占总投资的比重从90年代初的21%快速增长到90年代中后期的30%,尽管近几年有所下降,但是占比也维持在20%左右。

另一个角度上,中国的人均固定资产形成仅为日本的66%,中国的铁路、公路等总通车里程是美国的70%,三大都市圈的密度显然也不能与日本东京都市圈相比,联通三大都市圈的高铁线路时常买不到票。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显然,基建是解决这一矛盾的出路之一。

促使我积极看待这个问题的主要理论依据,是我读了兰德尔的《现代货币理论》。其实以发债方式扩大基建就是对非政府部门的拉动,中国只有很少的外债,货币政策自主性很强。政府的债务就是为非政府部门创造盈余的方式之一。先有财政支出,再有税收的回流。理解了——钱的本质是负债,存款是“果”不是“因”,才明白为啥买房可以被中国人当成储蓄。

现在看,中国的货币发行方式不能再一味依靠单一外汇占款,那么央行购买债券就是一种既可以压低利率又可以刺激经济的做法。2017年的棚改货币化就是一种直升机撒钱,这次地方政府专项债计入重大工程资本金与之有异曲同工,都是政府增加债务的方式扩大内需。

3

基金配置与博弈层面 看好利率敏感性行业

回到市场本身来看,基建、地产等本身就是利率敏感性行业。当国债收益率处于下降趋势,或者说货币政策由紧转松的时候,往往是建材建筑类公司获得超额收益期。

2018年7月-12月,我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明显下降,而这段时间中国铁建显著强于大盘,让持有者收益表现相对比较好。

目前看,今年总体的货币环境利率环境都是偏宽松,至少利率不会朝上走。而今年也是轨道交通(含铁路)新建设周期的元年,结果一季度板块大幅下跌,挫伤人气。

今年水泥实实在在进入“周期股蓝筹化”的阶段,结果四月初利好一出立马“见光死”。去年与建筑同步走强的房地产在一季度也遭到集中减持。

从估值分位、配置系数,以及业绩看,水泥、建筑和房地产都到了性价比突出的位置。下半年,像业绩驱动比较明显的像轨交这样的行业,包括利率敏感性的房地产我是觉得都会有机会的。

基金对建筑、水泥、地产等行业的配置状况

既然扩大内需,甚至可以把部分重点项目理解为“零首付”情况下,总体的货币环境必然友好,三大利率敏感性行业有望领先市场见底并走强。虽然这次政策对当前的拉动有限,但像一个支点,撬动了未来货币政策工具箱的操作空间。发达国家走过的路,我们一半都已经走过,而且不用摸着石头过河,更加行之有效,2000年后日本、德国、美国都怎么干的,相信当局比我们还会融会贯通。

首页
草根研报
大家研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