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杉

高杉丨解读深圳新定位:新时代的号角

2019-08-20 11:00:37

一个城市能够有至少两次重大历史机遇,40年后,再度成为中国改革创新的新旗帜,放眼全球也是难得。

8月18日,中央发布重磅意见——《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支持深圳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8月19日,超50只深圳本地股涨停,引爆A股投资热情。于是,有投资者提出灵魂一问:这次深圳本地股会不会达到2017年雄安概念股的高度?
图片

但我们今天要回答的是,这次为什么又是深圳(How old are you),及其意义何在。

1

深圳“摸着石头过河”

1978年,只因画一个圈让深圳从一个小小的南方渔村开始抱香港大腿,依靠“三来一补”逐渐发展起来。90年代,深圳市政府开始向“金融+科技”转型,将敢闯敢试的性格发挥到极致。

现在,深圳拥有华为、中兴、腾讯、比亚迪、大疆等一大批在全球具有影响力的高科技公司,全市350多家上市公司中,大都是民营高科技公司;平安集团、招商银行、中信证券总部,还有无数的天使基金、创投基金等,落户在深圳。现在这个地方已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高科技之城、金融最具活力的城市。

深圳在中国及世界城市发展史上是一个奇特的例子,用短短30多年的时间就超过了香港,为全国最年轻的城市。

图片

当然,中央突然大幅加码深圳的发展定位,很容易让人关联起近期的香港局势,认为可能是国家对香港这些年的改革发展不满意,转而大力扶持属于“自己人”的深圳,这种说法不无道理。

2

香港的问题本质是分配问题

香港本身的问题其实大家明白,就是整个社会的分配体系发生了畸形。

我们之前一直讲过中国、美国和香港的几种组合。美国的组合是从80年代里根开始,虽然有减税政策,但整体是做大蛋糕,精英阶层和资本家阶层占了更多的蛋糕,而普通的阶层占得更少。不过因为经济体量在增长,所以大家都在增长。但现在的分配已经衍变成为更加倾向于精英阶层,普通阶层的利益甚至是受损的。于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民粹主义抬头了,欧洲也同样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中国从2011年开始,在收入初次分配的GDP当中,企业盈利占比开始逐步回落,劳动者报酬开始逐步上升。所以,最近大家看到消费的升级,普通打工者只要是肯劳动,总能获得一份还值得的工资。

那么,香港的组合就比较糟糕。总体盈利被几大家族所瓜分,普通民众看不到任何上升的空间,到现在甚至连任何社会进步体现到经济总量上都看不到。

3

深圳新定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意见》这次将深圳的发展定位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从全文看,不仅仅是发展经济和产业,还赋予深圳制度的最大弹性,包括政治、经济、民生、对外关系等各个方面。

示范区怎么示范?

1)制度的顶层探索层面: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给予深圳最大的制度弹性

《意见》第八条提到:“用足用好经济特区立法权,在遵循宪法和法律、行政法规基本原则前提下,允许深圳立足改革创新实践需要,根据授权对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作变通规定。”

综合授权改革试点,是在中央改革顶层设计和部署下进行,深圳直接对接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城市空间统筹利用,中央授权改革。这个分量很重。当年的房地产制度、土地财政,深圳先行,中央默许。现在,中国土地制度又一次面临关口。看深圳能不能再做一次新的尝试。

另外,深圳此次还要担任“丰富‘一国两制’事业发展新实践”。概念是死的,人是活的。现在香港对“一国两制”的理解出现了僵化,那就应该随着香港局势的不断变化,做出相应调整的。

2)产业、金融与生活层面:国家科学中心、技术重镇,吸引并包容更多人才,金融市场更灵活,生活环境更好

科技创新:以深圳为主阵地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支持深圳建设5G、人工智能、网络空间科学与技术、生命信息与生物医药实验室等重大创新载体。支持深圳实行更加开放便利的境外人才引进和出入境管理制度。

金融服务:研究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创造条件推动注册制改革。支持深圳试点深化外汇管理改革。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

改革开放:探索完善产权制度,依法有效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组织和公民财产权。开展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改革试验。高标准高质量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加快构建与国际接轨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区域协同:进一步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不断提升对港澳开放水平,推进在深圳工作和生活的港澳居民民生方面享有“市民待遇”。加快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建设,探索协同开发模式…

可见,本次《意见》的发布对于深圳的意义十分深远,有利于深圳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新格局。

去年滕王阁聚会,我们就已经提出深圳已经不把房地产当做支柱产业,也不依赖土地财政,反而实践新加坡模式,构建多层次的住房保障体系,尤其对特定人才给予了相当大的优惠。

管中窥豹,可以视作深圳先行,今年全面扩大改革领域,如果成功,将经验更大范围推广。多少年来,在GDP二次分配中房地产一直占据主角。这是一个大变局,一个以投机炒作赚快钱的时代结束了,一个以奋斗者为本的时代就要来了!

首页
草根研报
大家研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