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杉

高杉丨谁偷走了美国梦

2019-08-30 16:00:28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之后,世界格局变得异常脆弱,他的任何言论总是搅起一番风云,到现在,很多人仍无法捕捉特朗普执政的规律,而且不知道美国发生了什么,为何选择他作为新任总统。

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向特朗普上台之前的五年——2012年,有一本书在当时的美国登上各种畅销榜,它就是《谁偷走了美国梦》。

本书作者美国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赫德里克·史密斯通过走访多位美国政要、商界大佬和中产民众,解释了美国政府和华尔街的精英们如何利用手中的政治和经济权利左右国家政策的走向,及其这些政策如何影响美国中产阶级。他试图告诉美国人民,美国梦正在美国新闻立法机构、政治制度和资本的合力之下,一步步走向瓦解。他认为:作为现代社会塑造者的美国中产阶级,已经成为了权贵阶级的牺牲对象。

不过,今天我们不是写读后感,将看了这本书之后的思考呈现出来,我们尝试通过一系列数据来解释美国政府的政策是如何影响美国经济结构变化及中产阶级收入水平的。其实,这也是在用数据佐证《谁偷走了美国梦》一书的观点。

劳动力工资增长成就美经济高增长

美国因为远离两次世界大战主战场,使得其经济结构得到完好保存。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工厂向几千万劳动者支付高额工资,是国家经济增长的引擎,稳定丰厚的工资就业保障是消费的原动力。

1947-1973年劳动力效率提升一倍,小时工资翻倍;
1948-1973年美国非农动力的生产力增长96.8%,普通工人时薪增长93.7%;
1974-2011年,美国非农生产力增长80.1%,但普通工人工资只增长4.2%,时薪外加福利增长10%。考虑通胀因素,这些人的收入停滞三十年。

从林登约翰逊总统提出“伟大社会”构想到尼克松就任期间,提出一套帮扶低收入阶层的税法,这一期间,美国对普罗大众的政策很友好。其中,废除商业投资税减免抵扣政策、提高资本利得税等,让政府增加30亿美元的税收。但是这一政策减免了200万低收入人群的税收。

经济持续发展及结构改善,让美国成为全球的老大,但是其占全球贸易比重却从1950年20%下降到1980年的10%,并一直维持在现阶段。这也宣告着,美国由生产型帝国走向消费型帝国。

不过,任何经济体发展到最后,收入的橄榄型结构总会或多或少发生些偏离。

数据显示,美国企业利润占国民收入比重在2007年达到历史最大值,达到24.9%,而劳动者报酬占比则由57%下降到52%,下滑趋势明显。与之相反的是,美国前万分之一的人平均收入却由1979年的400万美元增长到了2006年的2430万美元,增长6倍。也就是说,谁掌握资本谁的财富增值快,尤其是华尔街资本家,用钱生钱的生意模式下实际税率仅为17.4%,普通人W2税率35%。

显然,美国的主要税负结构发生变化,由中产阶级,或者说是普通人承担,而非高收入者。

和美国不一样,德国十年间收益分配更为广泛。1985年以来,德国中产阶级的小时工资上升比美国快,上升率是美国的五倍,德国中产阶级工资比美国高。

而中国现在也在循美国当年的发展规律,薪酬收入在GDP一次分配中的占比在系统性提高。不过,过去十多年在二次分配中房地产占主角,又让财富流向房地产部门和土地供给方。直到高层提出“房住不炒”,政治局会议又强调“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手段”,结合近期严厉的房地产调控和融资窗口指导,政府在着手解决全社会财富分配问题,力图创造一个奋斗者、劳动者能够安居乐业、获得应有回报的社会。一个投机赚快钱的时代结束了,一个奋斗者创富的时代开始了!

美国政策逐渐偏离初衷

里根政府减税获得了滴涓效应,老板们乐意投入在生产,经济蛋糕越来越大,每当经济出现衰退,减税就成为了美国政府祭出的法宝。

小布什任期内先后进行了三次减税,其主要政策为:

降低最高所得税率
降低资本利税率
逐步取消全美最富有2%的人口应缴纳的不动产税

这一减税政策效果“显著”:

最富有的1%人群多获得了1万亿美金的收入
中产阶级家庭税收支出下降1180元
富豪下降58000元
年收入超300万的人少缴税52万
2001-2010年,52.5%的税收减免进了前5%的家庭
80%的中产阶级只得到25%的减税额

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成为了一句空话。

2005年,小布什连任,提出“所有权社会”,政府不需要向所有社保的民众提供终身退休金支付保障,希望民众将社保储蓄投入到股市当中,以股养老。于是美国股市迎来了大牛市。

401K储蓄性质的养老期权方案,涵盖了分红奖金、薪资和临时工资。


1984年覆盖人群700万人,总规模为920亿美元。到了2004年,覆盖人群增加到了4400万人,总规模也变为了2.2万亿。

之前企业雇主需要支付养老金的89%,员工支付11%。然而401K之后,雇员支付金额变成了一半,公司承担49%。也就是说,减企业的税,增普通人的税。


一个参加401k二十年的人,60岁接近退休,账户平均余额84469美元,远低于中产阶级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房价的上涨也侵蚀美国中产阶级的实际收入,这同样要感谢美国政府的政策。

1982年各州银行获得可出售可调利率贷款的权力;
1983年美政府取消首付限制,允许全额融资法规;
1984年《二级抵押贷款市场促进法案》为美国抵押市场爆发发展赋能。

2001年1月起美联储降息,利率从6%一路下调到2003年的1%。这期间,美国私营就业增加40%,不过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建筑业,这带来了1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量。这引起美国房价的快速上涨。

1997-2004房价涨了52%,此前114年才涨了66%,通胀调整后每年0.5%。

高房价、高成本,加上经济结构的调整,这引发了美国企业产业转移潮,其中亚洲为主要的转移方向之一。中国制造占了沃尔玛全球六千家供应商的80%,成本控制竞价,正是产业转移的结果。我们现在看到的飞机、智能终端等产业链都是这种全球分工的结果。

由于亚洲尤其中国劳动生产率保持了7%左右的增长,使得全球制造业中心不可逆转地向亚洲转移。而美国制造业衰退之后,服务业和消费支撑的经济基础开始逐步变得薄弱,尽管股市创造的财富效应可以发挥作用,但毕竟普通民众的薪酬没有跟上经济增长。

实证研究表明,居民家庭每增加1美元的股票,1美元的自助房屋资产以及其他资产的收益,将使每年用于个人消费的支出分别增加2.1美分、3美分和2美分。1953-2012年数据,平均约有12%的个人消费支出是由净财富的增加引起的,其余88%的影响因素可能是可支配收入和短期储蓄利率水平。

如果美股因为经济衰退而下跌,对消费的冲击可想而知。另一层面,中美科技战,倒逼中国自主创新,客观上也会削减对美国科技公司的订单,动摇美股牛市的一大支柱。

经济上财富的集中化,导致美国政治结构也更加倾向于既得利益阶层。例如,克林顿的医疗预算案引起两党争端,共和党拒绝任何形式的增税,参议院投票50比50打平,众议院218比216,几乎一样。戈尔行使决定权。住房保障、教育援助、环境等都搁置了。茶党平均身家180万美元,是其他众议院的两倍。535名参议员和众议院中,49%是富翁。所以,当奥巴马提出“类似社会主义”的医保改革时遭到了强烈反对。

而2005小布什总统推动法案,要求海外利润汇本土一次性税率5.25%,美国843家企业带来2650亿利润。2018年特朗普减税更创造了一次性回流美国的资金记录。而这些跨国公司并没有在美国投资生产,苹果甚至关闭了美国的最后一间工厂,大家都在回购股票,玩增厚EPS的游戏。

与美国相反,德国的精髓是社会契约,企业劳工和政治领袖彼此抛开一些分歧,达成符合国家利益的决议。1985年以来,德国民众工资上涨30%,而美国只有6%,2000-2010年德国累计2万亿美元顺差,美国逆差7万亿。德国制造业就业人口比例20%,而美国只剩下了9%。

巨大财政赤字让美政府走在悬崖边缘

普通民众与富人阶层的隔阂正一步步蚕食美国的经济前景。这是特朗普上台的一大契机,但他的政策并没有让普通民众Great again,而是让既得利益阶层Great much more。特朗普总是把皮球踢给美联储,事实上美国政府几乎总是净借款人,私人部门和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扮演贷款人。实际赤字支出是存在限制的,政府赤字必须靠私人储蓄的资金来维持,他必须同反储蓄的攀比本性和从众行为驱动的炫耀消费本性争夺消费者手中的货币。

2008年底,社会保障的资金缺口为17.2万亿美元,而联邦医疗保险计划资金缺口为31.8万亿美元。如果通过增税,必须提高1/3的税收才能避免债务扩大。

历史上看,赤字迫使利率上升时,美联储会迫于压力而放松银根以减缓利率上升。实际上,美联储使用自己凭空创造的货币买入国债。

这才是美国最大的问题,当前美元还可以凭借美国的硬实力全世界融资,当美国国债的海外买家不再增加,只能靠国内融资后,美联储将进入旁氏融资阶段,已经不可逆转的美国家庭资产负债恶化是社会的命门。

为什么日本经过“失去的二十年”,日元依然坚挺,根源在于日本家庭很低的资产负债率,一代人的代价换来社会的长期稳定。

从这个角度上讲,贸易摩擦暂时让人民币汇率承压,但长期没有贬值的条件。近年来的社会保障、医疗改革都对症下药。尤其医保,中国版的专利悬崖和集中采购让更多重症患者用美国原研十分之一的价格有药可依,解除痛苦。双供给侧让行业更加集中,腾笼换鸟促使产业转移和升级,压住房价,时间换空间,为整个经济转型升级争取时间,相信我们走在一条康庄大道上。

最近都说我更新少,但当初希望被读者的稿费淹没的梦想…越走越远,我需要写作的动力,你们说呢?

首页
草根研报
大家研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