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杉

高杉丨2019年回顾与展望:强国自信、守望牛市

2019-12-31 15:00:48

各位朋友,又到了一年岁末,又是总结一年展望来年的时候。

看新一季的奇葩说,各位嘉宾总是在调侃罗振宇的贩卖焦虑和贩卖跨年演讲,其实我们每年也都做这样的一种总结,但我只是分享一些独立观察的感悟,从中大家找到契合的逻辑。

此时此刻我正在厦门,如果大家有印象,其实2019年初我们正是通过厦门和浙江的走访,确认了对今年A股行情的一个主基调判断,我们当时在1月份发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判断,那一句话就叫“凝视深渊,反被深渊吞噬,用一种思维定势看待问题,没有什么好处。”发出了坚定翻多的呐喊,而当时多数绝对收益同行还在休假。

之所以得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我们当时认为厦门应该是2015年-2016年这轮房地产“泡沫”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当然我们也可以把泡沫打引号,原因也非常简单,厦门的GDP总量只有深圳的1/5,而岛内的房价却跟深圳市关内的房价非常接近,居民收入却是差了很多。虽然厦门也有比较好的教育资源,但是教育资源比较难留在本地发挥它的效果。不过,我们也发现,即便是泡沫比较大的地区,经过降价之后,房地产市场也解冻了,那对全国可以更加乐观,所以大家看到了2019年房地产韧性贯穿全年!

所以,我们认为2019年的经济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而事实上虽然经历了大家预期的波折,包括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有限度的收紧,但全年经济其实还是非常平稳的。

我们一直认为经济其实是好不坏。之所以这样认为,就好比一千个人有一千个人的红楼梦,一千个人有一千个人的莎士比亚一样,处在不同的位置、不同的视角的人,看待经济的方式总是不一样的。

比如我们4月份走访了浙江的一些制造业公司,其实他们的看法是不怕贸易战,但是怕房价过快上涨。当时我们也发出了这样的判断,房价过快上涨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大“障碍”,但当时我们的判断是加引号的最大障碍。

然后我们又走访了一些去年经过纾困或者是说去杠杆受伤比较重的一些上市公司老板,的确他们由于本身的投资上出现了一些失误,对经济的看法比较悲观,但同时也有一批隐形冠军和龙头企业,其实对经济的看法还是比较乐观的。

此时我们又来到了厦门。其实第三季度末以来,整个厦门的楼市处境并不好,土地市场明显的溢价率出现了一个回落,大开发商跟现金流充裕的地方企业开始进行联合拿地。前一阵在湖里区政府周围的一块地被我们的一个朋友联合拿下,价值不菲。(11月19日,湖里2019P01地块被中骏联合体以59.4亿拿下,楼面地价45103元/m2,其中20%为某泉州友商富豪个人出资)与此同时,一些小的开发商已经逐步意识到,在主流城市已经难以有所斩获,开始转向一些三线以下的城市做联合开发,维持业务的持续性。

今年贸易战对我们心理上的冲击已经远没有去年那么大了,而且经过了第一阶段的谈判成果的公布,以及我们从国庆阅兵以来感受到的大国崛起的自信,我们看到了这几年来自于我国苦练内功的一些积累开始体现出成果。

而上半年华为掌门人任正非的媒体专访确实是引发了整个社会对价值取向的一个大讨论,我们主要是觉得,整个中国的教育界已经不能再像原来那样唯利是图。

从2010年以来,我们看到了太多的学生家长让小孩去学金融,实际上对社会也没有产生多大的价值的贡献,其实更多的我们是在参与社会的价值分配,而非创造价值,更多的人现在应该学习科学技术,以科学技术的带动创造自己的价值!

事实上,华为这种公司的崛起让我们看到了依靠技术寒窗苦读也能得到一些独门技术,照样能够创造出美好的生活。其实这种创富的速度并不比金融市场上来得慢,而且它的基础更为扎实。这是一种社会价值观的变化。

我们在观察社会微观的时候也发现,在经济减速的时期,今年的消费表现并不像去年那么的下滑激烈。同时像直播带货或这种细分市场上,我们也看到了,中国社会的活力的确给了各个阶层的人一种更多的选择,一个三线城市的口红推销员(李佳琦)也照样可以红遍全国。

由此,我们依然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社会的价值观变革充满信心。

同时我们也不得不说,今年官方媒体在新闻联播上7次提及股市,资本市场的改革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中国资本市场在全球资产荒的大背景下,体现出了比较强的国际吸引力,同时在居民资产配置越来越难以继续往房地产堆积的情况下,也吸引了更多的社会富余资金参与。

我们比较希望这种当下类似于美国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相结合的环境,即供给侧与科技创新相结合的背景下,在追求高质量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我们的资本市场能够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多的支撑,同时也为社会财富分配和创造添砖加瓦。

最后值此岁末之际,我们预祝大家新年新气象,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首页
草根研报
大家研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