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杉

高杉丨全球股市暴跌,中国资产迎战略机遇期

2020-03-13 22:00:09

本周全球资本市场走得心惊胆跳,连续暴跌,美股触及两次熔断,欧洲股指昨天均暴跌10%以上。89岁巴菲特都说,活那么久了没见过这架势。

看着资本市场如此腥风血雨,大家是不是感觉仿佛又回到了2008年?

流动性缺失导致欧美股市暴跌

事实上,我们觉得这一次股市的暴跌跟2008年有一个本质的区别。

2008年导致金融危机爆发的问题是有毒资产。此前美国的大缓和长期的低利率造成了金融自由化,金融机构将不具备购房资格的人包装成具备抵押贷款资格的人,然后向这些人发放贷款(简称次贷)。金融机构又将次贷打包进行衍生品化。低利率、经济繁荣期间,这些人可以负担得起房贷,由于通胀上行,利率上涨,部分贷款人没钱还贷,最终一定数量级别的不良贷款累积成为大量的有毒资产,并在金融体系当中蔓延,底层资产毁灭将推倒多米诺骨牌,导致金融机构流动性的缺失,使得资产本身被归零了。

现在的情况我们找不到这种有毒资产是什么。有人说这次下跌的导火索是新冠疫情在欧美各地的爆发,造成了一种全球性的流行病事件,引发对经济衰退的担忧。然而我们觉得这只是压倒市场下跌的一根稻草而已。

一方面,新冠疫情的确会让像欧洲这种无国界地区的商业活动急剧减缓,对它的经济前景预期更加悲观;

另一层面,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洲和美国几乎都是靠低利率和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的方法来提高所谓的全民的福利,这个本身就不可持续。

前段时间,美联储意外降息50BP之后,市场仍然出现了大幅下跌,很多人觉得奇怪,我们来谈谈原因。

2012年以来,美欧货币政策分化下美欧利差汇差扩大,欧元逐渐“日元化”,欧元成为第二个套息货币。美国意外降息之后,整个美日和美欧之间的利差剧烈收窄,套利资金就从美国抽离。这么庞大的套利资金组合,它可能有债券、汇率、美国的ETF,资金抽离导致了美国股市出现挤兑,而大量的避险资金又去追捧美国国债,把美国国债收益率拉下来100基点。

当前,大家都在讨论会不会出现美国国债的负利率,我们觉得这个概率不高。因为从美国短期的经济数据来看,还不支持它出现一个负利率。即便出现了负利率,美联储还有一些特殊的招数,比如说直接印钱交给BOJ去购买股票,或者说购买ETF,也能够解决负利率的问题。现在全球市场每天都有1-2万亿美元在不停地做套期交易,在最近利率和汇率差剧烈波动的情况下,这些资金就变成了拆东墙补西墙。

或者可以说,这些套利资金跨国拆借,最近在日元对美元升值,美元的利率、国债收益率又下降越来越快的过程中,当1%利差的时候,如果说汇率又出现了1%的波动,那么不仅拿不到这个利差,甚至还亏损了,亏损之后就要去调整其他的投资组合。近期欧元兑美元,日元兑美元的波动幅度超过了利差的波动,加上杠杆,损失可能更多。债券市场的容量大于股票,被迫调整之下,大家看到了股市丧失流动性的剧烈暴跌。而这两天不管是欧洲央行还是美联储,都对市场投放了巨大的流动性。

在现代货币理论下,央行还有一些非常规手段给市场做“休克疗法”企图立竿见影,但一个长远问题摆在面前。过去的养老金给付的利率环境已经与当前不可同日而语,西方政府对纳税人的养老承诺在资产市场日益低下的收益率面前面临违约的风险,这才是政府最大的债务,代价将很可能是政府对民众赖账,这将是动荡世界的导火索。

A股资产仍相对较好

现在,从美股股指期货的表现看,出现了触底反弹的态势;欧洲股市也出现大幅反弹。A股今天下午虽然快速反弹,但北向资金又在快速流出。这也非常简单。在全球都丧失流动性的情况下,资金已经不管资产是好是坏了,外资机构认为至少A股和港股还是流动性比较好的资产,就先从这些市场平仓,丢卒保车。

这个情况跟2016年初美联储缩表,资金回流,油价下跌,中东的主权基金甩卖,港股跌到9倍左右的市盈率估值、18278点的市场环境是非常相似的,那么这个时候我们觉得恐惧只是恐慌的本身,我们还要关注到底什么样的资产具备一个投资价值。随后,南下资金成为港股抄底主力,引爆一轮港股价值发现牛市。

首先,经过一个新冠疫情之后,我们今年如果要完成一定的经济增长的话,后续不管是财政政策的发力,还是货币政策的继续宽松,都是必须的。同时,我们也不可能单一下注于新基建来让经济就这么转型升级成功了,面对就业压力,电网、轨道、交通、环保等旧基建也需要刺激。这一方面都会有投入,甚至不排除房地产也会有心照不宣式的放松,起码不能让房地产成为整个经济的拖累项。

所以,后市这些估值相对较低、配置系数又不高的品种,反而有可能被大家更多地关注起来。而新基建的确代表了未来的一个转型升级方向,大家不会轻易就放手,在这轮下跌当中它表现得也相对坚挺。

其次,经过这一轮下跌之后,中美的国债收益率利差已经达到了200个点。很显然,如果这些资金只在OECD(经合组织)里面波动的话,他们首选美债,如果跳开OECD国家的话,中国可能成为全球资金的避风港和获利的乐园。

我们看了看,不管是我们国债收益率的吸引力,还是股市当中沪深300的平均估值仅13倍左右,而且现在股息率超过2%的股票已经多达500多只,全指数的股息率也超过2%。

在这种情况下,国外巨额的养老金是追逐利益的,与其在这种高杠杆、高自动化、被动投资拥挤的纷繁复杂的交易当中获利,倒不如简单点到中国市场寻求一个更加稳定的收益。

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这次危机也给了中国又一次缩小与美国差距的机会,更加印证了我们作为全球制造业中心的地位,并强化了人民币资产作为稳定器的分量。一些海外基金经理,对美国经济前景担心中小企业的债务危机,五万多亿的ETF不经过价值发现过程就买进股票,导致股票高估。欧洲无国界,疫情防控前景不明,产业流失严重;很多资金开始考虑中国。在外资抽逃之际,南下资金不断抄底,港股22519点将成为类似2016年18278点类似的战略低点;A股仍在运行在趋势线之上,2799点将与2685和2440点构成中国资产战略机遇期的重要低点。

首页
草根研报
大家研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