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杉

高杉丨改革中寻找新突破

2020-04-12 20:00:31

从2646点反弹,最高触及2832点,期间涨幅7%,但4月10日周五再度大跌回到2800点下方,成交量持续萎缩,这一小波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超跌反弹可能基本上是结束了。

这期间市场的风格又回到了类似2018年5月或者2019年5月的状态,食品饮料、医疗等防御型板块再度被机构抱团,尽管它们起点的估值水平并不算低,而且并不是所有的公司在这次疫情期间业绩都受益。除了它们之外,市场没有找到更多攻击的方向,相反春节前后走势最强的科技板块反而成了重灾区,像电子、通信、电动车、光伏等行业的部分逻辑多多少少都遭到了一些破坏。

01

制度改革迎来新破题

本周比较重要的事情,我觉得是两个,一个是一季度的信贷,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7.1万亿,同比多增了1.29万亿,主要是企业短期贷款的贡献。我觉得这和去年以来支持中小企业、小微企业有很大的关系,大量公司用这种流动贷款和抵押贷款维持自己现金流的稳定。

此外,不管是居民还是企业的中长期贷款,总体上都还不错,而且贷款的利率继续下行,这或多或少对不管是企业的经营还是房地产市场都有一些支撑。同时,同业负债成本出现明显下滑,央行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将继续打开货币市场的下行空间。

第二个比较重磅的事情是,日前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和发改委印发《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这两项文件的推出为我们后期的改革破题又指出了一个方向,这当中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土地制度的改革。

我们研读过像中国的土地制度这类书籍,现在我国土地制度分为集体建设用地和城市国有企业建设用地,过去我们土地制度的红利集中在城市国有企业建设用地,主要是在一二线城市,这两年扩展到了三四线城市,但是集体建设用地不能轻易开发,这就导致当前的土地制度下,农民失去了利用集体土地从事非农建设的权利,尽管不少地方的宅基地进入市场已经呈现明显的普遍化趋势,不少地区无偿分配宅基地的制度也名存实亡了,但是这既不利于农业生产,也不利于农民的收入增长和公平。

集体土地所有制体现的是每个生长在集体地域内的成员都有权分享对土地的使用权,我国除了大中小城市之外,还有3000多个县级单位,这次对集体建设用地和城市国有企业建设用地的破题,不管是对小城市的城镇化有推动,还是对于大城市进一步扩展都市圈建设,都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我们也看到,2016年、2017年在政策推动下,棚改出现了比较强劲的PSL发放量,但在2019年几乎偃旗息鼓。今年截止到目前量也是非常小。事实上,当时的棚改建设对于城市化的推进、整个消费和三线以下城市的房地产都起到了一个非常大的促进作用。这次新的土地制度改革的提出会不会也有利于比如增加农民收入、解决地方建设用地指标等,还是比较值得期待的。

此外,对于劳动力市场城镇化率的进一步提高,包括全面取消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的城市落户限制,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以及完善城区常住人口500万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积分落户政策,精减积分项目,确保社会保险缴纳年限和基础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这等于说要进一步加快我们实质性的城市化推进,并且要大量吸纳人口进入这些主要的城市当中去居住就业工作。而要落实这一系列的政策改革,不可避免地会对这次以财政刺激为主线的托底经济、以及房地产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从目前疫情下稳经济措施来看,新基建是目前的热点话题,实际上都市圈战略也可以纳入新基建的范畴,一方面新基建将补足城市公共设施建设短板,提升城市治理水平和吸引力,扩大都市圈的经济辐射能力;另一方面,建设都市圈是稳增长和高质量发展重要突破口,据测算,都市圈建设每年能够为全国经济增长提供至少0.5到1个百分点的增长动能。

以上海都市圈为例,上海的青浦、金山未来可能会覆盖到昆山、太仓、嘉兴等周边沿线,中间有的地方是农田或者是绿化带,形成都市圈发展的空间形态的阻碍。需求端来看,如果都市圈范围内包含这些地区来考虑问题,那么以上海为中心,画个50~70公里左右的半径,基本上跟国际比较一下,上海很可能会成为一个4000到5000万人口的都市圈,目前是3000万不到。

这样就非常像日本。日本东京都市圈管辖范围是14000平方公里,上海只有6000多平方公里,只有东京都市圈一半都不到,而且上海为中心划个50~70公里的半径圈测算下来,其中农地还不少,而东京的同等半径内是没有农村的。

所以,我们觉得都市圈的建设,包括这次财政的刺激,都是非常重要。参考日本1996-2005年资产负债表衰退时期的经验,财政刺激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因为那个期间企业是惜贷的,只有政府增加财政的赤字来购买,才会提高就业,才会产生有效的需求。 因此投射到股市上,to G的公司目前的生意已经热火朝天,三一已经对大挖提价5-10%,不少地区水泥提货量已经回到往年正常水平。

03

短期市场仍将震荡寻底

那么,这次疫情期间企业是呈现什么状态呢?

虽然说我再次提到了新周期的说法,但跟2016年相比,库存基本处在低位,不过没有2016年那么低。当时通过供给侧解决2011~2014年困扰自身的三角债和有息负债问题。这次其实这个问题也不大,无非就是企业之间由于疫情导致生产消费不畅,产生了一定的应收账款,其实就是三角债问题,由于货币政策友好,对于核心供应链而言,应该是安全健康的。

我觉得大企业比较好解决这个问题,然而小企业一方面需要用整个货币政策舒缓,另一方面可能这次疫情也相当于是一次供给侧改革,这些小而散的供应链上的零售商或者生产商可能会被迫退出市场。

既然目前货币政策相对宽松,财政政策也比较积极,整个政策也比较对路,我们认为经济总体的风险并不大,市场当前的分歧无非就是,现在到底是像2018年的5月,还是像2019年的5月。

虽然说现在不存在类似2018年那样的行业性利空,比如531光伏新政、民办教育促进法等政策,但现在各行各业需求不足,以及外围环境的恶化所导致的基本面压力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所以,短期市场可能仍然是在震荡寻底过程中呈现出一种防御性的态势,之后可能随着各行各业的利空逐步释放和估值泡沫的消减,将逐步获得更多的投资机会。

对于网上热炒的供应链“撤出中国”一说,的确,疫情催化了全球化撕裂。如果我们能激发全生产要素的效率,相信在跨国公司逐利的背景下,想撤离中国没那么容易,回到母国再造供应链,只能是“想说爱你不容易”。

首页
草根研报
大家研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