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杉

高杉丨基建带动新周期渐行渐近

2020-04-25 21:00:26

这个周末的上海风和日丽,温度有点高,依稀有了夏天的感觉。春去夏来,国内疫情已经得到全面控制,街上人多了,但是经济的天平还没有两端平衡。

现在的问题是,疫情造成的幸与不幸还会延续多久。

大家看到一线城市的房价又出现了回升,很显然是水涨船高的结果。大家都觉得市场上其实很有钱,但是目前这些钱唯独没有完全反映在股市上。当然,这种现象其实在春节后也发生过。

我们还是回到经济基本面情况,现在市场表现出了两个特点。

1
基建产业链强劲恢复

一方面是近期我们看到像三一重工这类传统基建产业链上的公司,首先公布了非常强劲的财报,2017年以来公司的财报质量越来越高,赊销越来越少,尤其人均创收效率已经超过卡特彼勒。

因为疫情全球蔓延,各产业链都停工停产,卡特彼勒的供应链也出现了问题。这种情况下,随着一带一路的深化,三一重工已经进入一个全面超越国际巨头的阶段。目前,三一国产供应链上的订单非常强劲,产能满负荷运作。历史经验看,产销两旺至少指引未来一个月的销量水平,这意味着后面一个月订单也会非常多。

另外,恒立液压目前已经接到的主机厂5月份挖机油缸订单超7万根,继续创新高,较去年同期3.9万根同比增长超80%。

同样的,在水泥等行业的数据当中我们也能看到,哪怕是相对比较不受待见的减水剂行业,虽然一季报出现下降,但是不少公司对半年报业绩增速做出增长0~25%的预判,这意味着第二季度的增速至少是30~50%,才能填满一季度下降的坑,充分说明市场对二季度基建的增长有着非常强劲的预期,同时体现了房地产的竣工和开工销售都还是处在一个比较好的位置上。

另一个方面就是当前的流动性是宽松的。我们刚看了宁波银行第一季度的财报,公司虽说利润增长还是不错的,存款端的护城河也还在,但是它的资产端出现了一个不好的现象,之前收益率比较高的个贷和公司贷的增长都回落到了个位数,而短期贷却增长了50%,这样一种结构导致利息差的回落,可能后续一些银行的一季报也能看到这种现象。这种贷款需求不高的现象是否为疫情所致,要在半年报验证。

宁波银行2019年报&2020年一季报:

2019年营收351亿元,增长21.3%。1Q20营收109亿元,增长33.7%;2019年净利润137亿元,增长22.6%。1Q20实净利润40亿元,增长18.1%。业绩超预期。

2019年净息差(披露值)同比下降13bps至1.84%,1Q20净息差(测算值)季度环比下降1bp至1.78%。

我们也看到,上实发展本周发行的债券与一年前发行的相比,收益率已经从4.28%降到了3%,这充分说明市场上的钱还是很多的,融资敏感型行业会大为受益,同时资产荒再现。

2
可选消费复苏缓慢

我们还看到,包括可选消费、电子等部分行业的情况依然不是那么乐观。我们与汽车经销商沟通下来,基本上4月比3月略有好转,不过对5月份普遍预期不高。至少有两家自主品牌,目前反馈来看它们的库存系数还维持在3~4的高位,压力比较大。

这说明,在普遍的就业和收入没有企稳的时候,大家的消费预期并不强烈,而与之并行的储蓄型消费上,不管是茅台股价的回升,还是地产的销售回暖,都反映出市场对这种保值型储存型的消费还是比较乐观,结合中国城镇家庭资产负债情况抽样调查看,房产仍是中国家庭的中坚资产。

3
基建链条或受资金青睐

综合看,今年疫情导致的这一轮新的经济周期,跟2004年、2009年、2016年都有所不同。2004年的时候是中国重工业的自我加强,加上外需强劲,出口强劲;2009年是全球都进入了一个利率宽松、货币宽松的状态,大规模的基建刺激了经济的强复苏和产能过剩。2016年实际上是我们自身的供给收缩叠加需求的扩大。当时的需求扩大主要体现在棚户区货币改造的阶段,不管是房地产还是汽车等其他的消费,都出现了品牌渠道加速下沉进行收割市场份额的现象。

那么,这次在基建领域能看到一些新周期的影子,二季度可能固定资产投资相当的强,但是在其他的可选消费领域却看不出,以往房地产和汽车依次拉动消费的前周期现象也不甚明显。只有上一轮石化周期中新建的产能在油价大跌之际获得了较好的盈利和低位建库存的契机。

可能更多的行业进入增量缓慢/存量切蛋糕的格局中,行业内部分化加剧。与此同时,海外的沉疴泛起,传统外需来源地的需求越发不稳定。疫情过后,中美的角色进入加速调整期。美国的双赤字愈发严重,财报季内多数公司展望偏淡,对需求和供应链都表示担忧;而中国进入消费国角色,叠加中高端制造业转型升级。

现在基金已经全部公布了一季报的情况,配置风格看市扎堆两头,一是科技股,一是传统的蓝筹白马。

从近期白马股的走势看,越抱团估值越高。当然,与当前比较低的利率比较,抱团白马的估值也并不是那么过分,只不过我认为获取的超额收益并不高。所以,另一个角度看,越来越强的迹象表明,基建链条仍然有可能是未来一个季度回报率最高的一个方向。而风险,主要来自复苏的一波三折带来的财报预期下修,这个因素国内外都有可能发生,况且五月、六月向来是各指数赚钱效应最低的时期。在这各拉锯时期,新周期渐行渐近,随后中国资产将逐步抬升。

首页
草根研报
大家研判